多认识了几个 CSS 的特性,以及 GORM 的一点点特性。又稍微调整了博客的样式,但是在 Chrome, Safari 上字体还没有做到统一,而分别在 iPad, iPhone, MacBook 上的 Safari 打开博客,对于字体的支持也不相同,慢慢再做调整吧

仍旧是除了每日的工作之外,并没有深入的去研究些什么,不说研究,就是深入的去学习某个东西也没有

一个有趣的开源项目 CasePolice

规范的拼写,命名并不是在写代码之外额外的工作,本该就是写好代码的基本要求。我对于自己也未设严格的标准,常常为了方便省事“随心所欲”,想到什么是什么。但是不管怎样,有意识朝着更好的方向去做

过渡

今天骑车回家的路上,一个没注意撞上了一辆汽车。当然不是迎面撞上去,那样我可能不会敲下这些文字了。轻微的擦破,人和车都无事。

我摔倒之后,拍了拍身上的泥土,起身正要离开,这时候司机开门下来了,”你别走啊“,自认为我并不占理,想来人也不是叫住我要送我去医院,我便乖乖的停在路边 (: 撒腿逃跑我一破自行车实在蹬不过汽车,回头逮住还得说我是肇事逃逸。

司机:你没事吧?
我:没啥事 (:后面是不是得接“没事就吃溜溜梅”

司机开始看他的车,然后加了我的微信,问了问我多大年纪,是学生么?我当然不会厚着脸皮说我是个学生。难道凭学生证赔偿也能够打折么。期间他给领导打了个电话,看起来似乎不是他的车,简单说明了情况。我想领导应该都财大气粗,兴许让他算了。说没说我不知道,反正司机并没有就这样算了,我在一旁等着,他看了好一会儿,担心漏掉任何一个剐蹭的痕迹。可站在我的视角看上去,很快就能看清楚的

故事原本到这里大抵是以我赔偿司机结束了,但或由于他的磨蹭,这时候有一位路人师傅来了,在此非常感谢这位师傅,不止是他帮助我免于赔偿,更感谢是他的行为

师傅过来之后,说清楚了他是紧接着后面的车辆,看我们这么久了还在这,便过来问了问。大概清楚我们私了且我赔偿额度时候,他说明了他看到了全过程,且他车上有行车记录仪,事故责任并不全在我,劝司机就这样算了。而我或还是觉着理亏,同时不擅长说话,也并未顺着这位师傅就觉得我站理了,我没有说些什么,反倒是师傅和司机说了很多。

但这个时候,即便或真认为师傅说的有一丝道理,换做我也断不会说:“那算了吧,你走吧”这样的话。于是师傅就让我找交警,而司机也说,“解决不了那你找交警吧,交警判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,到时候走事故理赔就不只这么点钱了”。

我些许犹豫,一方面我确实断定主要责任在于我,而我也做不出那种装作受了严重的伤的事情,真要我赔偿或确要花更多的钱。而且司机还补充道,“走保险维修那我这整个都要换了”,听到此心生反感,我并未表现出任何要逃避责任的意思,也未曾有一点恶语相向,并且从剐蹭的痕迹来看并不严重,也没挂掉漆(站在我的角度看是如此),其实不必要说这些的。

可能是由于司机的态度并不让我觉得很愉快,也因为我不想让这位师傅觉得他纯粹是在多管闲事,吃力不讨好。即便真的要赔付更多钱,那我也只是为自己的错误买单吧。

于是,这似乎我人生中第一个报警电话(因为司机不想打),大概说了情况之后,说是一会儿会有交警联系我,但是等了不短的一段时间也并未看到交警过来或接到电话,这等待的时间里仍旧是这位师傅和司机说的更多,说到我的地方,我更多是在听和附和着。

最后,这种轻微的交通事故,并没有需要交警过来的程度,所以在电话里大概说明了情况后,认定为司机的全责,我并不需要赔偿。

我在这个过程中,作为当事人,我更像是一个旁观者。陌生人却在积极的维护我的利益或公正,我唯一做的只是顺应。尽管我时常认为自己是一副天王老子给的暴脾气,一点就着,可是在现实当中,我不总是如此。

这个世界仍旧有许多热心善良的人。想想如果是我,我会站出来去做这样一件看起来像是“吃力不讨好”的事情么,大概不会。也许,Don‘t Be evil 根本谈不上善良,如罗翔老师常说的,法律是对人最低的道德要求。